corda雨

セントラルドグマ

Switch×Dolls官方同人

summer school days 02 !!

14年8月以acute girls名义发售

和01一样的套路(笑)
手机渣扫描对不起!

依旧如果需要翻译请留言!


!!!!!!【严禁转载】!!!!!!
禁止分享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下载后请在24小时之内删除

【百度网盘】

解压码为 Dolls中 式部清寿 的生日,xx月xx日,一共四位。
例:1月1日为0101。
由于考虑到有只是为了去看switch的小伙伴。这四位数也是快的生日的月份+7,日期+1。





最近超迷式部,而且不小心错过了大事件(笑)所以解压码私心设的(原谅我
为式部副队打call!
【我可能真的是为了看这个系列才去看dolls的,,结果
ハマった…
真要吃土,上次那本手续费和邮费加起来比本子贵,这本也差不多。我已经做好每天只啃面包的觉悟了…(虽然面包也很贵)

switch官方同人本资源

老师们以acute girls名义在super comic city26上(今年5月)发布的小薄本

After 10 years
(ラフ画风)

总之今天先急着扫出来了(没有设备拿手机扫的见谅!!!
日语原版
如果需要翻译请留言【考虑到可能没人看到,翻了也是白翻(无奈


!!!!!!【严禁转载】!!!!!!
禁止分享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下载后请在24小时之内删除

【百度链接】
解压码为 switch本篇中成田哥在16年前的案发现场发现的重要物件是什么?的答案
中文拼音小写回答 7个字母



突然迷上了switch,很迷。找到资源断断续续看了两年(笑)还是好喜欢qaq
按耐不住入了这本,拿到超开心!(虽然面临着吃土(本子本身不贵,加上邮费和手续费…(然后今晚看了code blue大结局大哭
春快赛高!

不能称之为考据的不完全考据 ①

发布了长文章:不能称之为考据的不完全考据 ①

点击查看


@杏飴屋


5.7晚上写完的
我……我知道做了一件很失礼的事……
对不起但是谢谢!(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混个更qaq凑格子这种事情就不打tag了

以及抱怨一下物理老师在讲什么根本听不懂
还有希望哥本哈根小组赛能出线ww
然后刚补完《哥本哈根》电影……
丹叔……那个时候真的好年轻好嫩啊……
不过感觉他真的不适合演这种类型的,还有《爱无可忍》的教授也是【难道是因为我007看多了……
英国人真的好串剧啊,于是有了00特工的前身是个物理学家和军需官的前身是个作曲家……

我也是

⑤的平方:

我爱奇美拉和老番茄。
我还是好喜欢他们。

【snooker同人/火床】背伤

开车!!顺便卖安利
奥沙利文×特鲁姆普
意识流渣文笔ooc
情侣设定,慎(觉得自己写情设很渗人)
试了从来没有写过的体位
【根本不会写!! 感觉bug还是挺多的qaq不管反正也没人看,完全是自己写得爽qaq
我发出来也很不容易的,学校不让带手机(哭)住校你们竟然也不来安慰我(大哭)(开玩笑的啊2333)

  

 

  推出球杆,随后白球撞击红球的声音,一切都像看上去那样流畅,Trump的思绪早已随着进袋的红球不知飘向哪里,看 O'Sullivan 的球局容易让人想睡觉,因为球桌上的一切都发生的理所当然,好像它本来就应当是这样一样。

  “Judd” O'Sullivan 的声音将Trump拉回现实。Trump赶紧抬头掩饰着刚刚正在开小差的事实。 O'Sullivan 抬手捂着肩背,脸上的表情毫无遮掩的显示出他的痛苦,因为在Trump面前并不需要掩饰什么。Trump立马走上前,他知道是 O'Sullivan 背伤复发了。

 

 “我们先回去吧,Ronnie”Trump扶住 O'Sullivan 接过他的球杆,“药都在房间里。”

  

 Trump安静地收好两人的球杆,看了看台面的球顺便满怀期待地计算了一下胜率,好吧并没有。

  Trump去拿药, O'Sullivan 坐在床边准备脱衣服,被刚好拿药回来的Trump制止了,Trump抓住他放在衣领上的手,把药箱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蹲下帮他解开一颗颗纽扣。Trump解开最下面一颗纽扣抬头对上正在认真看着自己的 O'Sullivan 的眼睛,然后悄悄微笑示意他躺下。 O'Sullivan 却弯下腰捧起他的脸,献给了他长长的一个吻。Trump惊讶于此随后也配合起他来,慢慢起身脱下 O'Sullivan 的衬衫,然后把他带到床上。一吻结束,Trump起身走向床头柜:“躺好了,背过来吧。”

   O'Sullivan 知道最终还是逃不过,只好照做。Trump跪在床边手指轻轻抚摸着 O'Sullivan 的伤,然后一点一点撕下粘着的纱布。

  “Judd,轻点。”并不是命令而是恳求。

  看着床上的人一脸不情愿Trump还是笑了。他俯下身舔舐着伤的地方,不敢更过的亲吻啃咬,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个地方。温热的湿润感让O'Sullivan觉得疼痛感缓和了许多。

  Trump上完药,轻轻吻上 O'Sullivan 的脸颊,然后拿起药箱准备离开,却被 O'Sullivan 拉住了手腕。

 
meat!!!戳这

出去玩的时候写的,然后报到时急急忙忙赶出来了
住校真的是各种不方便,又要存手稿了qaq

依旧火床  奥沙利文×特鲁姆普

终于剪完了!!!

感觉好渣【你看看人家科加,罗伊策的young and beautiful……】

感觉最近一直在想这对qaq和大家都聊得很尽兴!!

所以赶紧把这个剪完了,原来都不打算剪完了来着,没想到有这么多小伙伴【感动qaq】

因为现在不剪真的要拖到明年了qaq总之之后会很忙ww

你好请问这里是水花兄弟大食堂吗?【2】

群内联文

梅子的:【1】

梅子我觉我把你写ooc了怎么办,求轻pia

对不起玉没有引到是块石头

我们是咸鱼智障组合!

欢迎接第三章!!!

————————————————


  又是一个清晨。对,我想现在已经是清晨了,虽然窗帘拉得很严实看不见外面的天空。我迷迷糊糊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半,好想继续睡。可是,好饿。于是我只好捂着肚子摸黑下床。

  没错现在这个像智障一样(也许就是个智障)在冰箱里翻找着食物的人就是我。

  嗯我是雨,名字前的乱码也许没有意义,最喜欢喝快乐柠檬了!不是很懂这个自我介绍。

  我失望地从冰箱前站起,突然瞥到桌上的袋子,和从里面露出一角的咸鱼干。我摸着抗议的肚子坐在了餐桌旁,想着咸鱼干就咸鱼干吧,能吃就行了!!于是我一边心满意足的吃起了咸鱼干,一边刷起了微博。

  等等这个咸鱼干,是昨天那个妹子带来的土特产么?好像全吃了不太好,要给大家留一点,正这样想着的我又拿起一条放进了嘴里。咸鱼干和盐么,哈哈哈新来的妹子好可爱啊。脑内无限感叹时旁边房间传来了动静。我抬起头,啊是昨天新来的妹子,啊妹子你起这么早,啊我应该怎么打招呼,啊妹子你叫什么来着,咸鱼?脑内长串弹幕飘过,不知所措。

  “早上好。”啊啊啊结果那个妹子先说话了,啊啊啊我在搞什么啊。

  “早上好,那个……”尴尬,总不能说“妹子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名字,对你的印象只有咸鱼了”吧。

  “你好,我叫梅子,昨天新来的。”

  谢谢你!内心呐喊着的我回到:“梅子你好,我是阿雨。欢迎入住!”好想hug你一下梅子!但这样在现实里实在是太尴尬了于是我放弃了这个提议,“嗯梅子谢谢你!咸鱼干还是很好吃的。”

  “我也这么认为,三三非要说我傻。”梅子似乎对三三的说法很不同意。也许是三三忘记了我这个智障的存在吧。

  “阿雨你起得好早啊”梅子走向窗边。

  “我被饿醒了,梅子时差倒过来了么,还习惯么?”

  “嗯,以前也跟三三住一间。”梅子说着去拉开了窗帘,温暖的阳光照亮了整间屋子。

  我看了眼时间,心道不好竟然已经这个时间了。于是我像个智障奔到了窗户旁。哦在梅子眼里我估计就是个智障,她以一副看智障的眼光看着我,然后顺着我的眼神看去。然后我觉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梅子你还好么?”我问道。我觉得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吧,只是住在我们楼上的两个汉子刚刚一起晨跑完回来啊。在这个时间欣赏窗外是我一般起的早的时候例行的事情,像人类研究一样。其实实际上是我已经观察楼上那两只很久了,十分觉得他们会在一起。

  等等,刚刚……什么!那个胖一点的竟然随手拿起旁边人挂在身上的毛巾擦汗!这种亲密的小动作,我天我这个单身狗觉得被塞了满满一口狗粮。咦梅子你不会失恋了吧,我在心里默默猜测。

  “我觉得我很好,那个人是叫Klay么?”梅子问我。

  “啊是的,梅子你怎么知道的?”

  “我来的时候在电梯上遇到了其中一个人,他的无名指上纹着Klay,我觉得是他男朋友的名字。”梅子看着即将发疯的我。

  “他们竟然真的是情侣!”我惊呆了,“我的天无名指哎,我怎么现在才知道!梅子你观察好仔细!”

  “他的眼睛好漂亮然后我就多看了几眼还数了他抱着的桶里的爆米花。”

  “噗”我笑道,梅子你好可爱!“哦对他叫Stephen。是个可爱的男孩纸吧!我们公寓隔音效果也太好了吧,晚上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哎,他们就住我们楼上哎”

  “我看到他按的楼层了,在正上方么?”我觉得梅子凌乱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梅子的表情我想她现在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家楼上住着一对,我是个腐女怎么办?在线等,急”等问题吧。不,是我的脑海。

  在我们两面面相觑时,大家也陆陆续续起来了。我们两和大家寒暄着并告诉自己要淡定。


【TBC.】


我觉得我很久没有用第一人称写东西了qaq几乎全是心理(晕倒)【这样写得很爽不是的】


 @苏式洁 洁洁你愿意和我同房同床么!!

[汤库]El verano 1

听从太太的话先写现实向的垫垫脚

主要是说服自己他们可以在一起(xxoo)【划掉】

    

  0

  2014年8月的一天。这一天汤普森很早就起了。虽然闹钟的声音依旧不是很悦耳,早餐也不是很丰盛,罗科也没有表现地比往常精神,但今天是国家队集合的第一天。

  汤普森将罗科送到宠物托管所,为它安排好住处然后和罗科告别后便踏上了去纽约的旅途。这次要出门将近一个月,汤普森怎么也不放心罗科孤身一狗在家。虽然很不情愿和罗科分开,但想到能去西班牙和一群很棒的人打球汤普森还是有点小开心的,当然这些不会显现在脸上。

  

  同样的一天,同样的时间,同样在湾区,同样有一个人。只是他刚刚被闹钟催促醒来,无精打采地站在盥洗室清洗。然后开动了看起来令人食欲大增的早餐。小莱利还在熟睡,他像往常一样亲吻了小东西的脸颊,并和妻子拥抱告别。阿耶莎给了他一个吻,因为这次的出差意味着他们有一个月都(没)不(有)能(性)见(生)面(活)。和往常稍稍有些不同的告别让库里感到了这次远行的一点小小的特殊意义。

  

  汤普森在机场正准备拿出手机联系和自己同路的队友时就看到了站在候车室东张希望的库里。汤普森伸手和他他打招呼,但对方似乎没有看到自己这使汤普森很无奈。

  当库里回过神来时,发现一片阴影遮住了自己。抬头看到了熟悉的人脸,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早上好,克莱。”

  “嗯早上好。”汤普森回到,然而对方并没有发现刚刚忽略了自己,这才是最无奈的。

  

  两个人的旅途就以这样的早晨这样的寒暄开始了。

  

 

  

  

  1

  到纽约时已经是傍晚了。飞机在黄昏的暮色中降落在肯尼迪机场的跑道上。

  汤普森叫醒旁边早已厌烦了长时间飞行熟睡的库里。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跟着人群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汤普森在后面看着他,免得他一个不留神跌倒了。

  到集合地已经是晚上了。即使不在纽约市区,在周围也很难找到一个像这里一样夜晚四周被黑暗包裹的地方。两人很快被带到了住所。

  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除了其他球员和工作人员还有老k的教练组。两人大致寒暄了一遍,想着一天的旅途的确有些累了,便先回房间休息了。

  房间是两人一间的双人房,因为还有球员没有到,所以库里和汤普森可以选择室友。毫无疑问地两人都选择了对方。

  但当两人走进房间时,库里感受到了来自工作人员深深的恶意。

  为什么是大床房?!

  库里抬了抬抽搐的嘴角,无奈地放下行李,心里抱怨道难道我们真的要像几个高中女生一样划条三八线试试?

  “难道我们今晚要睡一起?”库里随手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汤普森用眼神告诉了他“是的,要不然呢?”

  库里摊在椅子上伸直腿望天。

  “高中的时候合宿不是很常见么,难道你们学校男孩不睡一起?”汤普森站在床边正整理着衣物,斜视着小学生说道。哦对不起我忘了你才小学。

  “那不一样。”

  你还嫌弃我,我能不嫌弃一个晚上可能随时睡大字的人已经很好了,汤普森内心翻滚,脸上却波澜不惊。

  “你等等,我去问问安排房间的工作人员。”库里缩回腿,站了起来。

  “算了吧,都这么晚了。”汤普森抓住了库里的手腕。

  库里转过头看他,内心掂量了一番最终还是妥协了。

  库里在床上躺着大字望着天花板,听着卫生间哗哗流淌的水声陷入了沉思。其实没有必要想那么多,该来的总会来的。

  月光透过窗帘打在窗前的地板上,蓝色的光斑带给房间一丝光亮。在这繁华虚浮的城市中找到一片宁静是很不容易的,可是两人都在这片黑暗中胡思乱想着。

  [tbc.]

明天考试方的我,攒人品啊。

我忘说了,但是难道泥萌都没发现这是西班牙蜜月期么

[冰火同人/蓝洛] 猫

蓝礼·拜拉席恩×洛拉斯·提利尔

我终于把这对给挤出来了,

应该会ooc原著还没有补【早知道就不看电视剧浪费我青春

觉得这剧补对了的时候是李哥发推的时候

超想补原著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暑假书单长长一大串

老马那句“”when the sun has set,no candle can replace it“”真的是美哭啊啊

————————————————

  军营里总是人声鼎沸的,蓝礼的帐篷远离喧嚣相对安静多了。两人在一起时蓝礼总是喜欢安静的环境,好感受到时光的静静流逝。

  蓝礼看着胸前枕在自己腹部上洛拉斯随着自己呼吸起伏的头,伸手顺着他柔软的卷发,修长的手指将分叉的头发缕成一股,指尖在杂乱的发梢流下。蓝礼喜欢洛拉斯一头棕色的卷发,和兰尼斯特家张扬的金发不同,自然简朴却不失典雅,这是刻在骨子里提利尔家族的傲气,即使长时间不在高庭都无法抹去的。蓝礼喜欢洛拉斯这样像猫一样趴在自己身上,这样洛拉斯可以随时解开自己的裤带为自己服务,即使他们已经做过了一次。

  似乎是帐篷外传来细腻模糊的呜咽声,声音越来越近,一点一点接近他们的帐篷。洛拉斯起身套上衣服想出去看看是什么东西,被蓝礼抓住了手腕,蓝礼说:“是猫。”

  “猫?”

  “嗯,你仔细听。”

  洛拉斯躺回蓝礼身边,不再多问。时间在一声声的猫叫中越来越慢仿佛正在倒流。

  

  

  “您是要出门么?大人”洛拉斯看到了去拿鞋子的蓝礼,他走上前接过蓝礼手中的鞋子“让我来帮您换吧。”

  “不用那样拘谨洛拉斯”蓝礼看着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觉得十分有趣,轻轻上扬起嘴角坐在了椅子上。

  洛拉斯只是轻轻点点头,可是他已经把蓝礼大人说的每一句话牢记在了心里。他蹲下身为蓝礼穿上鞋子。

  这是洛拉斯来风息堡的第一星期的最后一天。没有想到风息堡的气候让一个只生活在高庭过的人如此难以适应。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洛拉斯感到十分陌生。年轻的孩子适应能力很强,虽然成为了蓝礼的侍从,但蓝礼待人有礼性格让人容易亲近,就像温顺的鹿一样,洛拉斯没过多久就完全适应了。不过这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洛拉斯你陪我出去么?”蓝礼起身问道,他挺直了身子,年轻的小骑士看上去瘦弱极了,而自己似乎可以比他高出半个头。

  “去干什么?”可小骑士气势上完全不甘示弱,自信又谦虚。

  “散步。”

  风息堡的天气让人捉摸不透,上一秒也许还是晴天,下一秒可能就是倾盆大雨。

  两人漫步在海边,浪花冲撞在岩石上溅起的水花向四周飞溅,最终还是融于浪花中再次撞击岩石,这样重复,永不停息。铺面而来的海风渗入每一寸皮肤,凉意便包裹了全身。

  洛拉斯紧紧地跟在蓝礼后面,保持着和蓝礼同步的速度。蓝礼放慢速度想让他和自己并排,对方也放慢速度紧紧跟着,也这样循环着,两人之间也没有话说,只是安静的散着步。

  蓝礼突然停了下来,洛拉斯差点没刹住车往蓝礼身上撞去。“大人?”

  蓝礼转身将指尖放在他的嘴上,示意洛拉斯不要说话,冰凉的指肚在柔软的唇瓣上滑过,让两人都保留着对方的温度。蓝礼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果然一声细微的喵呜打破恬静。

  一只黑猫从岩石后走了出来,它迈着高傲步伐,绿色的瞳孔中仿佛充满了对这个尘世的不削,猫生性怕人,敏捷狡猾,它看到蓝礼和洛拉斯,飞快地跑开了。可是长长的海岸线宽阔平坦,除了三三两两的岩石没有其他掩体。

  猫还在两人的视野里,蓝礼向洛拉斯笑了笑:“洛拉斯,抓猫么?”

  “大人……”

  洛拉斯还没说完蓝礼已经跑了出去,蓝礼大声喊道:“蓝礼!”

  “嗯……蓝礼”洛拉斯点了点头,跟上了蓝礼的脚步。

  可惜猫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好抓的。两人气喘吁吁将双手撑在膝盖上,休息着。猫是没抓到,两人还落了一声灰,回头看着一路跑下来的路不知不觉已经离城堡很远了,天色也晚下来了。

  “蓝礼,我们回去吧”洛拉斯缓过来一点对蓝礼说道。

  “嗯,估计回去要被骂了qaq”蓝礼苦笑地看着洛拉斯。

  两人疲惫地走回城堡,刚进门就看到庞洛斯阴云密布的脸。两人灰溜溜地溜回房间,刚进房间,洛拉斯赶紧关上了房门。两人呆愣了一会儿,洛拉斯先笑了出来。

  两人的笑声打着圈飞上天花板,飞出了窗外。

  蓝礼放下心来,这是洛拉斯来这里第一天笑得这样欢。

  


  画面渐渐模糊起来,最后只剩下一片白色。洛拉斯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帐篷里很亮堂。蜡烛早已熄灭,太阳拨开了云层。

  

  

  [fin.]


烂尾果然是我的一种本领